偶记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热点资讯

热点资讯

安徽一大学老师杀害女学生被判死刑

2020-11-20热点资讯
“原标题:安徽一大学老师杀害女学生被判死刑)受害女生涵涵安徽“大学老师杀害19岁女学生”案宣判:被...

原标题:安徽一大学老师杀害女学生被判死刑)

安徽一大学老师杀害女学生被判死刑

受害女生涵涵

安徽“大学老师杀害19岁女学生”案宣判:被告被判死刑。律师表示,被告人在庭审宣判现场,一直低头不语,抵触情绪强烈。

此前,他因求复合未果,当街连刺女生数十刀致死。

据报道,2019年2月,安徽工程大学33岁的教师郭某牛与该校19岁学生涵涵结识,同年4月初,两人相恋。在一起的两个多月,涵涵一提分手,郭某牛就会对她进行威胁:“你分手,我就不让你拿到毕业证,考试肯定让你挂科。”

一张QQ聊天截图显示,郭某牛对涵涵说:“我给其他人最多七十多分,给了你九十多分,这样你就能拉开与其他人的距离。如果不出意外肯定能拿奖学金。”

安徽一大学老师杀害女学生被判死刑

据称安徽省芜湖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,2019年4月初,郭某牛和涵涵成为情人,后双方因感情不和,于2019年6月30日分手。6月29日,涵涵因遭到郭某牛殴打报警,在派出所,两人签署民事调解书,和平分手。但是,此后郭某牛依然不断骚扰和威胁涵涵。

安徽一大学老师杀害女学生被判死刑

2019年9月19日下午,在安徽工程大学校门外,尾随涵涵近一个小时后,郭某牛拿出匕首走向涵涵。当时,涵涵欲开车驶离以浪费纠缠,见郭某牛追来,便向马路对面跑,郭某牛追至马路中间,持匕首向涵涵颈部,胸腹部,背肘,四肢等部位连刺数十刀。

受害者家属,校园监控以及相关司法材料都证实了上述郭某牛追踪杀人的经过。案发后,涵涵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。经鉴定,受害人系他人持锐器刺戳全身多处致左颈总静脉破裂,肺,肝,肾等多脏器破裂引起大出血死亡。

案件2020年10月30日在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您的浏览器暂时无法播放此视频.

安徽一大学老师杀害19岁女学生案今日开庭 家属:只求判凶手死刑 (来源:original)

        

此前报道

高校教师数十刀刺死19岁女大学生 母亲接到女儿最后一个电话内容曝光

紫牛新闻10月29日消息,2019年9月19日下午,在安徽省芜湖市安徽工程大学校门外发生了一起凶杀案。该校博士教师郭某牛与来自江苏淮安市的19岁大学生涵涵经历相恋与分手后,欲求复合无果的郭某牛,持匕首刺死涵涵。该案于2020年10月30日上午在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被害女大学生涵涵的亲人,还原了郭某牛杀死涵涵背后的诸多细节。涵涵的妈妈谢女士告诉记者,郭某牛前期刻意隐瞒已婚事实,追求女儿,后因女儿无法忍受郭某牛的暴力倾向及“控制欲”,虽遭威胁,仍坚决提出分手,最终在被郭某牛跟踪近一小时后,被其用匕首连刺数十刀,致颈部、胸腹部、背臀部、四肢等多部位重伤不治身亡。

“我们暂时放弃民事赔偿,‘自古杀人偿命’,我们家人希望法院判处郭某牛死刑,立即执行。”谢女士对紫牛新闻记者说。

大学老师对女学生连刺数十刀,致其死亡

安徽省芜湖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:郭某牛为安徽工程大学教师,博士学历;而被害人涵涵为该校2018级学生。2019年上半年,郭某牛任涵涵一门学业的课程老师。2019年4月初两人成为情人,后双方因感情不和,于2019年6月30日分手。

“2019年9月初,郭某牛希望跟涵涵复合未果,2019年9月19日15时35分(安徽工程大学校园视频监控器时间),郭某牛携带一把匕首至安徽工程大学校园等候涵涵下课,16时26分郭某牛尾随涵涵至大学小北门外,涵涵欲乘坐出租车离开摆脱纠缠,见郭某牛追来,便向马路(神山路)对面跑去。郭某牛追至马路中间,持匕首向涵涵颈部、胸腹部、背臀部、四肢等部位共捅刺数十刀。公安民警接群众报警到达案发现场,将自杀未遂的郭某牛控制,涵涵送医抢救无效死亡。”

经鉴定,涵涵系被他人持锐器刺戳全身多处致左颈总静脉破裂,肺、肝、肾、脾、胰等多脏器破裂引起大出血死亡。

从当地检察院查明的事实可知,郭某牛在行刺涵涵前,已跟踪她长达51分钟,且在捅刺涵涵时可谓刀刀致命,同时自己还试图自杀。

受害女生涵涵

嫌疑人所在学校回应:一切以法院判决为准

开庭前一天的10月29日下午,紫牛新闻记者来到安徽工程大学小北门当年案发地探访。这道门面对的就是神山路,并不是该校的大门,但出入的学生颇多,两边是围栏,并没有诸如商铺之类的营业场所,学生较多,过往车辆不少,但外来陌生人似乎并不多。

多名学生告诉记者,早已听说过此事,但并不认识涉事的师生两人。在这道门向左拐,沿着马路前行约50米,有一个过街斑马线,中间有一处空当,是可以打出租车的。当年涵涵就是在这里遇害的。“学校不让我们说,当时发生事件的地方就在这里。”多位学生告诉记者。

事发地点在该校小北门外

事发地点在该校小北门外

紫牛新闻记者来到该校宣传部,一名姓李的副部长接待了记者。李副部长不愿就此事多说,只是称一切以法院判决为准。不过,她承认郭某牛是博士学历,确实是该校作为人才引进的。

而据此前的媒体报道称,在该校的网站上,郭某牛曾被评为安徽工程大学第二届“我心中的好老师”,一些同学在下面留言,郭老师的课很受欢迎。郭某牛还经常参加学校组织的一些演讲,以及为学生主办的活动颁奖。

接到女儿最后一个电话:“妈妈,你来接我吧!”

受害人家属在10月29日下午来到芜湖,准备参加第二天的庭审,她向记者讲述了案件背后的细节。

涵涵是独生女,也是掌上明珠。涵涵遇害已过去一年多了,但谢女士至今仍沉浸在悲痛之中。

“‘妈妈,你来接我吧!’这是我接到女儿最后的一个电话,当时我一听还莫名其妙,但很快就明白过来了,肯定是郭某牛又来骚扰我女儿了。我还没来得及回复,女儿的电话就断了。此后再打,就一直没有接听。”谢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这是9月19日下午4点多时发生的事。事后才得知,女儿当时为逃脱郭某牛的纠缠故意打的,以为这样可以吓走郭某牛。但没想到,竟成永诀。

谢女士说,当时女儿电话一直打不通,她赶紧给女儿的同学打电话,让她们下楼去看看女儿。没想到,等来的是噩耗。“我们赶到学校后,警方不让我们看孩子,也是后来才知道,他们怕我们难过,因为孩子身上被刺了很多刀,看了会受不了。”谢女士哽咽着说。

事实上,乖巧的女儿跟郭某牛的事一直瞒着家人,直到她2019年6月29日被郭某牛殴打过一次,胳膊、头上、脖子上青一块紫一块的,谢女士才知道女儿的事情。2019年9月开学时,谢女士还专程请假到安徽工程大学,在附近住了一个星期陪女儿。

记者来到安徽工程大学

记者来到安徽工程大学

“当时我一直陪着女儿。而这一个星期,郭某牛并没有纠缠我女儿,我以为没事了。因为要上班,我就回家了。”谢女士说,当时跟女儿说,给郭某牛造成一个妈妈一直陪着的假象,也让对方不敢造次,但没想到郭某牛竟然如此残忍。

一个家几乎毁了,妈妈一夜白头

心爱的女儿离开了,睹物思人,常常让谢女士陷入悲痛之中。谢女士告诉记者,得知女儿身故后,她一夜间白头。紫牛新闻记者29日见到谢女士时,她翻理着自己的头发,虽然已染成黄色,但白色的头发赫然可见。

“原先的家不能再住了,女儿从小就在那里长大,看到什么都能想到她,对我来说都是伤痛,甚至看到门前的一棵树都能想到她,一进去满眼里全是女儿。没办法,只能换了一个地方。女儿走后,她爸爸一直都不能工作,一直不愿见人。”谢女士哭着对记者说,孩子的爸爸跟同学、朋友,甚至是亲戚都不来往,除了去检察院、法院,哪里都不愿意去。

“女儿如今躺在当地的殡仪馆,我们不想节外生枝,要让这个案件成铁案。”谢女士哭泣着说,“我们现在真的是生不如死。”

“即便真的恋爱,也不至如此,又不是花了你几百万啊什么的人财两空,根本没有。他给我女儿转的钱,我女儿全部退给他了,没有花他一分钱。”谢女士说,“我们虽然不是大富大贵,但并不缺钱,也不在乎对方的钱,谈钱也谈不上。要说谈情,相处才两三个月,能有多深的感情?而在遇到这种事情时,我一直在忍让,既没有上报学校把他搞得身败名裂,也没有做任何威胁他的事,他为什么这么凶残,这么偏执!”

“我和丈夫至今想破脑袋也想不通,我估计女儿最后一刻也想不通,也会诧异,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?”谢女士说,网络上也有人评论说你花了人家钱啊,把人家搞得身败名裂啊,事实上根本不是这样。

嫌疑人隐瞒已婚,女儿遭殴打后家人才知实情

紫牛新闻记者从检察院起诉书上看到,郭某牛与涵涵相恋于2019年4月初,事实上他与妻子离婚是一个月后。涵涵的妈妈谢女士告诉记者,郭某牛在跟涵涵交往时,刻意隐瞒了有妻子的信息。在聊天中,他从来不提妻子,一直强调孩子由爷爷奶奶照顾着。事实上,孩子是由妻子和岳父母带着。

安徽省芜湖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

安徽省芜湖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

记者从谢女士提供的女儿涵涵跟郭某牛的聊天记录看到,在2019年3月中旬,在遇到郭某牛的感情攻势时,郭某牛盛赞涵涵为“黛玉”,还称“看看我们的黛玉妹妹是不是娇滴滴的”……

涵涵和郭某牛的聊天记录

涵涵和郭某牛的聊天记录

“我女儿是一个没有任何社会经验的孩子,被他骗了,并且还被一直监控着行踪。”谢女士告诉记者,从事后了解中他们得知,郭某牛不仅随时监控女儿,还随时检查女儿的手机,登录她的淘宝、花呗等,甚至不让她跟男同学讲话。而涵涵的同学也证实,郭某牛经常通过同学了解涵涵的行踪。

两个人相处一个多月后,涵涵意识到了郭某牛的强势,甚至还有暴力倾向,会莫名对出租车司机、食堂师傅发火。不堪忍受的涵涵于是提出分手,但郭某牛以让涵涵挂科相威胁。

家人坚称要判郭某牛死刑,为女儿讨一个公道

“6月29日,我女儿遭到郭某牛的殴打,跟我侄女求助,后来报警由派出所调解。”谢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直至第二天的6月30日她才知道,赶到南京将跑到亲戚家避难的女儿接回淮安老家。她说,当时在派出所,女儿和郭某牛签署了民事调解书,和平分手,也没要求对方赔偿。

时值放暑假,谢女士将女儿送到澳大利亚散心。“一是新学期开学后,我女儿再也没有郭某牛的课,二是女儿将对方的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,本以为在国外玩一段时间,双方冷静一段时间后,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,但郭某牛依然不停止纠缠。”谢女士说,她现在最后悔的是,自己一家太过软弱,一直忍让,当时曾考虑将这件事向学校汇报,又想对方是一个知识分子,把他搞得身败名裂也不好。如果当初就让学校介入处理,结局会不会有改变?然而,这个世界没有如果。

19岁是一个花季年龄,涵涵不仅长相美丽,也多才多艺。“我女儿在学校时还组织同学演出,她做编舞,还领舞。女儿从小就学画画,画得非常好,她还会弹吉他。”谢女士说。

在与涵涵分手后,郭某牛多次寻死觅活,甚至拍摄自杀自残视频发给涵涵。郭某牛被拉黑后,涵涵接到了同学及师姐转来的他要自杀的信息,善良的她重新恢复了郭某牛的微信、QQ,并劝说郭某牛放下这段感情,珍惜生命。

“女儿曾经说过,‘如果郭某牛因为她死了,她这辈子都不会安心。’”谢女士说,可能正是女儿的善良害了她自己,如果彻底不理会郭某牛,也许事情不会到这个地步。

“我们坚决要求判决郭某牛死刑,立即执行,给我女儿一个公道。”谢女士对紫牛新闻记者说道,不能让善良的人流血,还让她的家人流泪。

(原题为《“芜湖高校博士老师刺死女大学生案”明开庭,家人:望判死刑立即执行》)

 

来源: 芜湖中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