偶记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热点资讯

热点资讯

女大学生被拐卖,55岁老汉120元买下

2020-11-21热点资讯
“人贩子的存在已经有着几千年的历史,在古代人口买卖是一种合法的行为,但是到如今,人贩子就是一群违法乱纪分子。...

人贩子的存在已经有着几千年的历史,在古代人口买卖是一种合法的行为,但是到如今,人贩子就是一群违法乱纪分子。然而,尽管国家一直在打击人贩子,但是却依旧有许多人铤而走险,做着拐卖人口的事。而那些被拐卖的人,通常都要经历非常让人难以承受的非人折磨。比如2017年,一个被人贩子拐卖的大学生被找到,但是此时已经被囚禁了17年的她,已经神志不清。

  

  女大学被拐卖

  2000年,何成慧通过高考,顺利考上了四川绵阳科技大学,在当时,大学生还非常稀少,何成慧的前途一片光明。父亲兴高采烈地送何成慧去读书,然后非常放心地回了家。然而,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,刚将女儿送走,她的噩梦就出现了。

  

  大一新生,当然需要购买一些生活用品,然而,就在购买生活用品的途中,何成慧却遇到了人贩子。人贩子将何成慧打晕,然后带上车就走。在昏迷之中,她被带到了一个非常偏远的小乡村中。随后,她被以120元的价格,卖给了一个55岁的老汉倪天国。

  

  倪天国家里非常贫困,一般情况下,他根本娶不到老婆。没想到,他却遇到了人贩子,非常幸运地买到了一个女大学生,这可把倪天国高兴坏了。

  被拐卖的何成慧非常害怕,她请求倪天国放了她,回去之后爸爸会给他钱报答他。然而,好不容易买到的媳妇,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。为了防止何成慧逃跑,他将倪天国锁在了家中。在这期间,倪天国强行和何成慧发生了关系。几次逃跑失败,被打之后,何成慧开始绝望了。就这样,她被囚禁在家,生生折磨了17年的时间,当父亲找到她时,她已经神志不清。并在绝望中,生下了孩子。

  

  逃出牢笼

  2017年,经过多方打听,何成慧的父亲找到了她。当她看到女儿居住的环境时,眼泪从眼角中流了出来。倪天国的家简直像是一个猪圈,连一床被子都没有,两人睡觉只能用一件旧的军大衣当被子。

  

  令人感到震惊的是,倪天国见到何成慧的父亲时,竟然还好意思喊他爸爸,甚至说如果不是她,何成慧不知还能不能活,简直是无耻之尤。最终,何成慧的父亲认为找不到人贩子,报警没用,于是并没有选择报警处理。甚至为了带走自己的女儿,他还给了倪天国1000元。

  

  一个本来前途无量的大学生,却因为一个人贩子,最终在一个宛如猪圈的家中生活了17年,她的一生已经被毁了,但是人贩子却可能还在某个角落潇洒,这世界实在是太不公平。希望世界上的人贩子都早日得到法律的制裁。

  相关阅读:

  非法囚禁十年,扒光衣服与猪同住:那些被拐卖的女人,经历惨绝人寰

  前几天,我在微博上刷到一个视频。

  当中没有一帧恐怖画面,却从头到尾让人触目惊心,汗毛倒竖。视频博主石金水,这天带着公益物资,来到广西一户贫穷的农户家中。男主人赤裸上身,黝黑精壮,看起来只是个寻常的农村男人。直到他将博主领到一个死死锁着的房间门前,熟练地将近两米的粗木棍取下,打开房门。眼前的景象几乎要让拍摄团队落荒而逃——房间里锁着一个女人。剃着板寸头,面无表情地瘫坐在床上,见陌生人来了也没有反应。
床上除了木板,只有一床脏兮兮的被子。房间内再无其它,吃喝拉撒,全都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解决。就像一只被圈养起来的牲畜,毫无尊严可言。没在房间里待多久,男人又匆匆把房门重新栓上,用木棍抵住。他说,这是他老婆。他这样锁着老婆,已经有十几年之久。男人的姐姐接着解释道,被锁着的女人有“精神病”,是当年她和母亲从路边捡回来的。捡来后,弟弟和她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。这些年,一共生了一个儿子,两个女儿。因为她老是“到处走”,只好将她锁起来,一锁就是十几年。谈话中,姐姐还无意间提到了一个更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——他们的老母亲,是被哥哥用刀砍死的。“他整死的,71岁。”“嗯,砍了两刀,死了。”

  

  说这话的时候,姐姐脸上还挂着笑。诡异又惊悚。我相信无论是看过视频的网友,还是看到这个故事的你们,都一定会被这种残酷、麻木和绝望所击中。极端的贫困,被长年囚禁的痴呆女人,被一笑带过的家庭谋杀。这是怎样一副人间地狱景象。经过警方调查,男人当年确实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母亲。但因患有“轻度精神发育迟滞”,最终不负刑事责任。而男子梁某和妻子,都已经送往精神病院医治。目前官方对事件的跟进到此为止,但网友的质问却未曾停息:梁某的妻子真的是被收留的吗?还是被买回来的?她的精神疾病是原本就有,还是到了梁家后得的?被监禁的十几年,她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?
每一个问题背后,都是我们难以想象的苦难。而且我相信她绝不是孤例,而是底层女性的一个缩影。拍下这则视频的博主石金水,在资助走访贫困户的过程中,也记录下许多荒诞的底层生活。比如一位云南大姐,连生11个小孩;大叔娶了“不正常”的老婆,还连生6个孩子;守着13亩田,半年才能挣到7000块,却准备生第8个孩子;大姐连生7个女儿,最大的已经嫁人,最小的还在读初一。无法挣脱的贫穷,无节制的生育,重男轻女,被当做生育机器的女人……这才是真实的底层残酷物语。长久以来,人们关心的往往是农村男青年的出路,大龄光棍的婚育。底层女性的命运,却鲜有人关注。而在真实的底层生活中,女性却往往是最悲惨的群体。拐卖、强迫受孕、家暴……她们是底层之下的底层,被遗忘在阴暗的角落。更令人细思极恐的是: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,在隐秘的大山深处,在世界的最底部……还有多少女人,过着比这残酷一百倍的人生?生育,是底层女性绕不过去的痛。底层农民章胜子,20年间生了11个孩子。她说,我生娃就在家里硬生,自己接生,3点钟生了娃,6点还要自己起来做饭、喂猪。20年,11个孩子,都是这么过来的。孩子太多,以至于她连他们的生日都不记得。教育更是谈不上,只能由着他们野蛮生长。孩子们长大,要么成了小混混,终日偷鸡摸狗。要么早早含泪辍学,打工帮补家里。丈夫也游手好闲,整天带着孩子去庙里混吃混喝。终于在一次纠纷中,给了守庙人一刀,当场致死。丈夫被判无期,家里只剩下章胜子和11个孩子,风雨飘摇。用章胜子的话说就是:穷啊,日子难过啊,只觉得一天好长好长,怎么就不天黑。持续的贫困,丈夫的缺位,家庭地位的不平等。这底层女性无法言说的苦痛。这其中,还有一个更为隐秘、也更加悲惨的群体。残障媳妇。大龄男青年+残障媳妇,在贫困地区非常多见。像上文提到的准备要第8个孩子的大叔,他老婆就是精神残疾人。当博主问到你老婆不正常,可你是正常的,你怎么不节育?大叔只能含糊其辞,敷衍带过。尽管他没有说出口,但我想大家都心知肚明:他娶个老婆,就是为了生孩子。具体一点,为了生男孩。第一胎不是男孩,就接着二胎;还不是,就一直生下去。而残障媳妇在这个家庭里,就完全只承担生育功能。她们甚至不用劳动,不用有感情牵绊,只要关在家里与丈夫“造人”,直到生下一个男孩为止。她们完完全全成了一个待产的子宫,一个生育机器。当中承受的苦难,又有谁能知晓。有一本名为《乞丐囝仔》的自传,作者讲述自己的贫穷父亲因为眼疾沦为乞丐,而智力缺陷的母亲,就是被父亲“捡回来”的。父亲和母亲不知道如何避孕,母亲便一次又一次地怀孕,接连生了“一打”的小孩。这“一打”孩子中,有几个兄妹也遗传了母亲的智力。不仅母亲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,下一代也很可能有遗传疾病。贫困就像一根锁链,将他们紧紧缠绕。一代又一代,往复不止。更可怕的是,残障媳妇往往被说成是“捡回来”“别人带来”“收留”“收养”的。但这些名词背后,很有可能是“拐卖”、“强奸”和“囚禁”。山东女孩曹小青,在一个凌晨出门买夜宵,之后便失踪不见。她被拐卖到大山深处,并先后在附近的村子里被转卖3次,最后被“嫁给”了两个老光棍。15年来,她不仅遭受兄弟俩的侵犯,还经常被殴打。无法忍受这种非人折磨的她,最终精神失常。绵阳一位女大学生何成慧,被人贩子用120块钱卖给了一位50岁的老汉。被拐卖后,她曾尝试逃跑,但每次都被人抓回来暴打一顿,并把她锁在房子里,而且时常把她当做出气筒,过着非人般的生活。17年后何成慧终于被找到,但当父亲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,她已经神志不清。唯一牢牢记得的,只有家的地址和父母的名字。这是她17年来唯一仰仗的希望。黑龙江女孩杨咏,几经人贩子转手最终被卖给了村民王某,并沦落为王某的生育工具。为阻止其逃离,王某竟残忍地在她的脚上拴缚粗重的铁链,还将其全身衣物扒光,拴在喂养鸡鸭和猪的牲畜棚内。山东潍坊一女子被拐卖给50岁的光棍,15年来终日双手被绑,赤身裸体锁在茅屋。一年四季,吃喝拉撒都被绑着,冬天也没有衣服穿,只能挨着一只羊取暖。村民说,她刚被买来时年轻漂亮,精神正常,也认识字。15年后被记者找到时,她早已痴痴呆呆。所谓人间炼狱,不过如此。这些坠入底层的女性,经历着拐卖、强暴、未成年生子,精神病患者被迫生子,严重超生……生如蝼蚁,命如草芥。这正是她们所生存的,阳光背后的冰冷人间。节目《一席》里,费立鹏公布了一份自杀大数据。1995年—1999年,农村自杀率是城市的3倍。其中女性自杀率,远远高于男性。费立鹏说:“农村女性,大概从15岁一直到35岁,农村女性的自杀占了农村女性死亡的20%以上,高峰的时候有35%的死亡都是自杀的。”数字冰冷,却刺痛人心。难以想象在这些数据背后,是多少底层女性的苦痛与灾难。知乎上有个提问:如何看待大量的农村女性留在城市,农村越来越多光棍?其中一位网友是这样回答的:你问问你的姐姐妹妹们吧。你问问你的本应该存在,却因为不切实际的“弟弟”而被打掉,被丢弃的农村女性吧。你问问那些名字叫做“招娣”“盼弟”的女子吧。你问问那些在农村没能继承土地的女人吧。你问问那些本来可以上高中上大学,最后早早出去打工供哥哥弟弟的女性吧。你问问那些没能上桌吃饭,每天钻在灶台旁的女人吧。你去问问她们对这件事的看法吧。贫穷,愚昧,重男轻女,生育至上。纠缠在一起,捆绑着底层女性的人生。因为穷,所以要不断生;因为要生,所以不择手段;因为不择手段,所以女人成了附属品,保姆和传宗接代的机器。这就是底层女性悲剧的根源。但要改变这种命运,办法不是没有。一是教育,二是赚钱。教育,教会你什么是好的。赚钱,给予你追求“好的”的能力。让自己或下一代接受更好的教育,走出去,走到更开阔的世界。获取更好的收入,获得自主追求幸福的能力。这才是女性摆脱底层之困的出路。也许根深蒂固的落后观念难以改变,也许走出去的路会遇到太多阻力,但我相信: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,从个体去影响群体,用行动去冲击思想。

  总有一天,能拨开云雾,看见明亮的天地。

  (本文转载自:商界要参)